关于家具的有趣小知识之床前明月——高密高博铭品


发布时间:

2023-03-01

关于家具的有趣小知识之床前明月——高密高博铭品

关于家具的有趣小知识之床前明月——高密高博铭品

  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这可以说是我们每个人从童年时代开始就最为熟悉的唐诗了,但是恰恰就是这样一首人人皆知的唐诗,却要在今天引来重重的疑案,这其中的床是我们睡觉用的“床”吗?当年的李白当真是睡在床上“举头望明月”的吗?我们在很多的记载和影视剧中所看到的祖先们都是席地而坐,他们又是为什么坐到椅子上了呢?而李白这首《静夜思》中的“床前明月光”又与我们后来象征权力的交椅有什么关系吗?这些貌似不相干问题的背后却有着神秘、千丝万缕的联系,今天收藏专家,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先生带您寻找历史背后的蛛丝马迹,理清关系千万重,揭秘“床前明月光”的真相,为您娓娓道来马未都说收藏之家具收藏,新解“床前明月光”。

    我们先读一首唐诗: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但凡知道一首唐诗的人就知道李白这首静夜思,但我看到所有的解释都有一个错误,大致是这样解释,就是在一个深秋的晚上,李白睡不着觉了,躺在床上,看着地上的月光不由地生起思乡之情。这首写进小学课本的诗影响非常非常地广,但这个解释中有一个大谬,李白说的床不是我们睡觉的床,就是一个马扎,古称“胡床”。

我们一会儿会非常仔细地讲到胡床,我们要了解这段历史,首先要了解我们自己的起居。中国人是改变过起居习惯的民族,唯一改变过起居习惯的民族,其他的民族都没有改变过,我们是席地而坐的民族。

人类的起居方式:

1 席地坐

2 垂足坐

以专业论呢,人类的起居方式有两种:一种叫席地坐,一种叫垂足坐。垂足就是坐在椅子上,把两条腿垂下来。人类的起居方式就这两种。在两千年前以前的时候,亚洲地区都是席地坐,我们都知道日本、韩国、包括朝鲜、印度、尼泊尔、泰国,都坐在地上,只有我们民族改变了起居习惯,由席地坐转为了垂足坐,而其他民族都没有改,我们看日剧、韩剧,回家就坐地上面,坐办公室是非常西化的一件事情,但平时是坐在地上的。

欧洲在两千年前就已经坐在椅子上了,为什么呢?是因为欧洲地区气候比较湿冷,我们今天去欧洲也能感受到它的湿冷。所以气候的条件迫使他们高坐起来,我们亚洲地区,尤其我们早期人类的文明都是在黄河流域,都比较干燥,相对来说人都可以坐在地上,是可以生存的,这是我们的起居习惯。我们慢慢地由席地而坐转为了垂足而坐,我们民族是一个非常愿意接受外来文化的民族,我们有时候自己察觉不到,我们很多习惯都改变过。

席地而坐的起居习惯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呢?是我们骨子里是一个席地而坐的民族,我们保留了许多痕迹,比如我们说“席位”、“出席”、“筵席”。“筵席”这个“筵”很有意思,“筵”是一个竹字头,一个延安的延,指铺在地上的大席子,“席”是铺在你面前的小席子,这个小席子的地位比大席子高。所以我们现在跟他的词汇的诞生跟着有关,比如说我们联合国有一个重要的席位,国家领导人出席了奥运会的开幕式,它说的都很明确。

表示尊敬的“席位”、“出席”就跟我们以前的起居习惯有关。《论语》中有句话叫“席不正不坐”,说的是规矩,说的是席子一定要摆正。《礼记》中有这样一条规定:“群居五人,则长者必异席。”就是说五个人以上,你有德高望重者,必须另外有一张席子。这就使我们一个伟大的词汇诞生了,就叫“主席”。主席是这么来的,主要席子上的那个男人,或者说席子上的那个主要男人。它跟英文的“主席”chairman是完全不一样的。英文的主席chairman是指椅子上的男人。我们是席子中间的男人。如果当时我们是坐椅子的民族,我们这个词就得叫“主椅”,你今天听着很别扭,出席一定叫“出椅”,席位一定叫“椅位”。因为我们是那样一个民族,是一个席地而坐的民族,我们今天就有这样相关的词汇,我们平时是不注意的。

我们曾经席地而坐的祖先究竟是如何开始坐起了椅子,这又将对我们的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?还有,刚才所说的“床前明月光”中的“床”是一个马扎,我们似乎仍旧存在着疑问,还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样一个颠覆性的说法呢?

我们知道,我们早先是一个席地而坐的民族的时候,游牧民族带给我们很多东西,游牧民族带给我们的东西是给我们耳目一新的东西。当时我们坐在地上,游牧民族的兄弟们翻身下马,从马背上打开一个扎捆的东西坐在屁股底下,这个东西就叫“马扎”——马背上扎捆的东西。至今这个家具我们在乡间还在应用,我们今天城市中也有应用,出去乘个凉,老头老太太出去聊个天,拿着个马扎最方便,打开就坐下了。

这么久远的一件家具,是影响我们中国人生存、改变我们生活起居的一件重要家具。这个马扎有个学名叫“胡床”,《后汉书》记载,“灵帝好胡服、胡帐、胡床、胡坐、胡饭、胡空侯(注释:通假字,通“箜篌”)、胡笛、胡舞,京都贵戚,皆竞为之。”灵帝是东汉人,这是我们有关胡床最早的一个记载。这里请注意它有八个词汇,只有“胡坐”是动词,剩下全是名词,可见当时对高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,可以高坐起来,高坐决定了视野的变化,我不知道你们注意过没有,就是你看韩剧和日本剧,它没有高的柜子,它柜子都非常矮,因为他们坐在地上,我们用的这种高柜如果搁在屋子里是非常难过的,你坐在地上看高就非常难过,所以它柜子非常矮。高坐决定了家具所有的变化,这就是为什么起居的方式以坐姿为准。

 那么我们知道了这一点就可以重新解释一下已有定论的历史,比如刚才我们说的李白的那首《静夜思》,他说的床就是马扎子,他就拎着一个马扎子坐在院子里,他的语境是非常清楚的。他说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动作都非常清楚,我们在床上是不可以举头和低头的,我们顶多探个头看看床底下,他不可能低头。这个唐代的建筑门窗是非常小的,我们对建筑史要有了解的话就知道,我们到宋代以后才出现隔扇门,在唐代以前门窗都非常小的,门是板门,不透光的,窗非常小。我们现存的唐代建筑全国有四座,山西有三座,山西的佛光寺啊,南禅寺,都是存世于现在的唐代建筑,大家有机会都可以去看看,窗户非常小,月亮是不可以进入室内的。尤其当你的窗户上糊上纸,糊上绫子的时候,光线根本就进不来,所以李白说得很清楚,我在院子里坐着。

杜甫呢,有一首诗对李白这首诗做了一个诠释,杜甫有一首诗是写景的,叫《树间》,“岑寂双柑树,婆娑一院香。交柯低几杖,垂实碍衣裳。满岁如松碧,同时待菊黄。几回沾叶露,乘月坐胡床。”杜甫都不记得坐了多少回了,他说“几回沾夜露”,我几回沾上树叶上的露水,乘月,说的是院子里,“乘月坐胡床”,说得非常清楚。

李白自己还有一首诗,对他床前明月光做过诠释,他说“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剧。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”《长干行》这首诗也写进了课本,这首诗也是流传甚广的一首诗,他就以小女孩的口吻说,我小的时候折了一支花,在门前玩耍。折花门前剧,剧是戏剧,戏剧当玩耍讲。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。他说得很清楚,我拿了一个马扎子就坐在门口,小男孩骑着竹马围着我绕圈,说得多清楚。但是我们书里面往往解释到这一点的时候就解释不通了,好像很蒙太奇,很电影化,郎骑竹马来,下一个镜头进了屋了,一大床,然后绕床弄青梅。且不要说这床当时是顶着墙的,小男孩很诡秘地围着小女孩很暧昧地转来转去,就不是李白的原意。

一提诗歌就是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,白居易有一首《咏兴》对李白这首诗也有诠释。他这首诗写得非常打油,他是长诗,我们就说开头,开头说“池上有小舟,舟中有胡床。床前有新酒,独酌还独尝。”他说的很清楚,水池中有一个小船,小船上有一个胡床,下面由于字数的限制,他不能说胡床上有新酒,他只能说“床前有新酒,独酌还独尝”。我自己边倒着边自个儿喝着,这个床说的很清楚,是胡床。

李白还有一首小诗写得很有意思,他将胡床,他有一个动作,他说“去时无一物,东壁挂胡床”。他说挂胡床,就是马扎子折起来,可以挂在墙上。所以当我们了解了唐诗以后就制度,李白的这首流传最广的诗我们有一个误解,这个误解就来自于我们的起居的千年以后的变化。而我们对千年以前的事情就不是太知了,很多事情是忽略了,所以从这一点上讲,我们了解过去的文化一定要了解他强大的文化背景。

在我们对“床前明月光”的新解和真相恍然大悟的时候,我们又有了新的疑问,古时候人们把这样的椅子叫做“胡床”,而后来为什么在史籍中却越来越少找到这个名字?乃至我们今天会想当然的把“床前明月光”的这把椅子当作是睡觉用的床呢?

其实早在隋朝的时候胡床就发生了一个变化,《贞观政要》里有这样一段记载,唐太宗说“隋炀帝性好猜防,专信邪道,大忌胡人”。隋炀帝这个人呢,他有鲜卑血统,他自己反而特别忌讳胡人,胡人所有的事他都觉得要改了,所以当时他下令要把胡床改为交床,因为它是交叉的,他要改为交床,比如说我们吃的黄瓜,原来就叫胡瓜,我们吃的蚕豆,原来就叫胡豆,绵羊原来就叫胡羊等等,这些名字他都改了。你知道一个政府当他下了政令以后,要让民间彻底改过来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,所以到了唐代甚至还晚,这个床一直叫胡床,就这个交床,我们现在一定要记住这个概念,床在早期的概念里是坐具,不少卧具。《说文》它有解释:“床,安身之坐者。”安身之坐说的非常清楚,早期它就是一个坐具,以坐为它的主要功能,明代有个人叫程大昌,他在《演繁露》里说“交床,以木交午为足。足交午处复为圆穿,贯之以铁,敛之可挟,放之可坐;以其足交,故曰交床。”他说得很清楚,交午处,交午,午是中午,交午是指中间,我们有一个图可以给大家看一看。这就是胡床,李白说的床前明月光,他就坐在这马扎子上。交午处是指这个位置。交叉,交午处。

唐代的时候是中国人的起居习惯发生巨大变化的一个时期发生裂变,我们知道刚才说了从东汉开始就有记载了,但是从东汉一直到唐这一段时间,是完成中国起居变化的一个漫长的过程,唐代是加快了这个速度,为什么呢唐代的经济发达,人的生活,活动的频率就快,比如我们知道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那件国宝,知道中国,了解中国绘画史的都知道这件国宝。韩熙载是有三坐两站,在一张图里出现,其中有一次是盘腿坐在椅子上,盘腿坐在椅子上是一个习俗,比如我们在陕北乡下待惯的人突然进城,他老愿意蹲着,因为他从小就蹲惯了,韩熙载当时也是这么一个情况,我这么高的地位,但是你让我老垂足而坐也不是很舒服,所以盘腿坐在椅子上,表明我们那个时候改变习惯的一个过程。

胡床就是这个马扎子呢到了宋代发生了重大的变化,我们坐在马扎子上有一个问题,就是它不能靠,不能倚。它是一个小憩,临时性的休息坐的东西,但是它到了宋代以后呢,宋代人我们说过,宋代人是非常贪图安逸的。他要改造这个东西,宋代是中国所有家具定型的最后一个时刻,那么马扎子呢,它吸收了圈椅上半部的特征,它把它自己改成这个样子,我们看到呢,这是圈椅,它上半部分是这个样子,它把上半部分享办法移到这个马扎子上,就变成了这个样子,这个东西就叫“交椅”。椅是一定有倚靠的,所以它叫“交椅”。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唐诗中和宋词中的差距,你可以看出来它功能上的变化。你比如刘禹锡在唐诗中有这样一句话“借问风前兼月下,不知何客对胡床”( 刘禹锡《洛中逢白监同话游梁之乐,因寄宣武令狐相公》)。李颀有一首诗叫“露顶踞胡床,长叫三五声”。踞是盘踞,坐在上面。宋词里呢,秦观有一句叫“携杖来追柳外凉,画桥南畔倚胡床”,开始有倚这个动作,“倚”就是倚靠,它一定要有后背了,这时候是倚胡床,这个诗也有一说是陆游写的。另外还有范成大。范成大是跟杨万里同时期非常著名的一个诗人,他说“胡床憩午暑,帘影久徘徊”。胡床憩午暑,憩是小憩,休息,休息就肯定能倚靠住。你看,它在诗歌中的这种表现能够明显看出来它的功能性的改变,这就是我们这个胡床改为交床,改为交椅的一个过程,功能性的进化。

这样一件流传了上千年,直到今天我们仍在使用的交椅,在它的背后究竟有过怎样的传奇和故事?它究竟有着怎样的特点和魔力,可以历经千年仍旧流行不衰呢?

它首先是重量轻,宋人陶谷在《清异录》中有这样一段记载,他说“转缩须臾,重不数斤。”“转缩须臾”就是一秒钟就给它打开,关上一秒钟。“重不数斤”,分量很轻。它的特点就是便携,轻便、可折叠,但它同时缺点也会出现。它由于受力点在中心,刚才说交午处嘛,交午处打一圆洞,所以它在那个地方要承重。我们知道中国的椅子全部是四足落地的,只有交椅例外。四足落地承重就一定在四个足上,立木顶千金,当它交叉的时候所有的力量都在这个轴心上,这个使它撑住全部重量是有一定难度的,所以它的缺点就是不太结实。

1996年,美国纽约佳士得公司拍卖过一只交椅,这只交椅纪录非常好,所以很多人去参加竞拍,最后被美国一个富翁五十多万美金买下以后,捐给了他的家乡,叫明那波里斯博物馆。这个博物馆接受了如此重要的捐赠以后非常高兴,它就设了一个专门的展区,把椅子供在中间,供大家看。对于美国人来说,这椅子就太新鲜了,没见过这么好的中国椅子,非常地漂亮,造型优美,又可以折叠。它搁在中间是为了让大家好好观赏。美国人对文物的态度跟我们有点不大一样,他希望你能够更加地亲近它,他就允许每个人都坐上去试一试,这是他们做出的一个后来看来很错误的决定。它这个展览在当地就很轰动,很多人都去看。有一天来了一胖子,这胖子一进来晃悠晃悠,就冲着椅子去了,去了以后听工作人员说这能坐,工作人员也不能拦他,为什么呢?你要是拦他就有歧视之嫌,胖是个自然现象,你不能歧视他,就允许他坐去了。你想这椅子那么多人都坐了,也问题不大,他坐就坐一下吧,没想这胖子往上一坐,我估计这胖子有三百多斤,这椅子就啪嚓成了个平地。胖子坐在地上非常懊悔,第一反应就是我想赔这事,很痛苦,我想赔它。博物馆的人都冲出来扶着胖子,说这事也不能赖您,这椅子都400多岁了,没想到终于就毁在您这儿了。然后美国明那波里斯博物馆请了许多专家去给它会诊,又重新修复,把它彻底修复了,然后把它重新展出,再不许人坐了。

他们主要是不了解中国历史,中国历史上也有人坐趴过这样的椅子,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。史书上有这样一段记载,是谁记载的呢?是杨万里,杨万里最有名的诗就是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这是他最有名的诗了。他在《诚斋诗话》里有这样一段野史记载:他就说苏东坡有一回过润州,润州是哪儿呢?就是江苏的镇江,镇江最有名的东西就是老陈醋,一想就酸,润,嘴上就润。。要不然你记不住着润州是哪儿,我现在都酸了。

他过润州的时候当地的父母官一听说名人来了,大文豪来了,设宴招待。这时候设宴招待跟今天说起来还有点不同,就是它比较隆重,有演出,像我们春节晚会,然后就玩儿得特别高兴,最后散场的时候照例要唱一首歌,唱的这首歌是黄庭坚的一个词牌,叫《茶》,说“惟有一杯春草,解留连佳客。”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惟有这杯茶懂得我们留客的这种心理。唱最后这支歌儿就算散场了,但是苏东坡当时不想走,苏东坡看着满眼都是漂亮的姑娘,歌伎,不想走,他也是个生性幽默的人,他就板着脸说,怎么能让我吃草呢?所有人就扶着交椅笑得前仰后合,再加上苏东坡本身的重量,我估计苏东坡也是个胖子,咔嚓,这椅子也就轰然倒地,史书上是这样写的:“诸伎立东坡后,凭东坡胡床者,大笑绝倒,胡床遂折,东坡堕地。”看来苏东坡也摔过这么一个马趴,不是马趴,马趴是往前摔的,也摔过这么一个屁股墩,跟那美国胖子的遭遇差不多。

看到这里,我们还有一个疑问:这样一个流传了千年的家具仅仅就是供我们坐坐而已吗?在这漫长的时光里,它还有过哪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特别用途呢?

交椅还有很多很多的功能,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就是坐一坐就拉倒了。那么我们正史中是有记载的,《三国志·魏书·武帝纪》中引用《曹瞒传》,“公将过河,前队适渡,超等奄至,公犹坐胡床不起。”赤壁之战以后,曹操跟马超他们还在打仗,有一次退到河边的时候他们正在渡河,然后马超突然就赶到了,曹操可能是出于意外,也可能是假装镇定,他就说,“公”指曹操,“犹坐胡床不起”,他就坐那儿不动了。最后被随从拉着紧着塞进船过了河,过去以后曹操还说今儿差点栽这几个小贼手里,有这么一段。

野史中也有一个记载,有这么一段记载,“鄱阳之役,两军接战方酣,太祖踞胡床,坐舟端,指挥将士。诚意伯刘公侍侧,忽色变,发谩言,引手挤上入舟,上方愕然。俄一飞炮至,击胡床为寸断,上赖而免。”(陆粲《庚巳编刘公望气》)它讲的是鄱阳湖之役,鄱阳湖之役在明朝是非常重要的一场战役,是朱元璋的明军跟陈友谅的汉军最后的决一死战,鄱阳湖战役决定了朱元璋拿下天下。如果朱元璋败在陈友谅手里,那么明朝是没有的,还叫汉朝,陈友谅率领的是汉军,当时陈友谅的军队是大于朱元璋的军队的,我们将来要讲元青花一节的时候可能要讲到这个故事,朱元璋是坐在小船上指挥,他旁边的刘伯温,是跟诸葛亮齐名的军师,在中国历史上作为军师一级的人物仅次于诸葛亮。他忽然脸就变色了,嘴里就不知道说什么,拉着朱元璋就给塞到船舱里,这时候呢,朱元璋还感到很奇怪,说你这是干什么啊?一发炮弹打过来就把那胡床炸得粉碎。这是有这么一段野史,但是这段野史跟上面那段正史都说明这个交椅的一个功能,就是在行军打仗的时候可以使用,让为官最高者休息,所以它又叫“行椅”——行动中的椅子。

中国古代交椅的功能

1行军打仗时使用

2 打猎时使用

 交椅还有第二个功能是打猎时使用,《三国志》中有一个记载,是指曹丕,曹操的儿子去打猎,他那时候打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打猎,它是一个猎戏,事先要把这些抓来的鹿关到笼子里,结果底下的人一疏忽把这笼子门打开,鹿跑了,跑了以后曹丕就大怒,就想把所有负责此事的人全杀掉。大臣苏则就劝他,说为这样一个猎戏杀人是很不好的事。结果等曹丕息怒以后就免了所有人的罪责,还赞扬苏则说我这大臣还是很正直、很耿直的人,能够说实话。当时的这段记载是怎么形容他的呢,就说“帝大怒,踞胡床拔刀。”(《三国志》) 踞就是盘局,坐在胡床上。他是踞胡床,坐在胡床上拔刀。中国历史上的皇帝大部分都喜欢打猎,那时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类似于体育的这样一个锻炼,也是一个象征性的运动,对激发民族的斗志都是有好处的。

无论这样一种流传千古的家具是叫做“行椅”还是“猎椅”,但今天我们都已看不到这样一个名字,而是用“交椅”这样一个代表着权力和地位的词汇来命名。这让我们所有的人都非常奇怪,为什么这样一个非常简单,几乎人人可用的家具竟然可以有着权力和地位的色彩呢?

我们知道,当皇帝出行打猎的时候,有人扛着椅子,累了让皇帝歇着,别人是不能坐的,我不能出行每人一把,所以久而久之,交椅就成了权力的象征。谁坐第一把交椅,是这么来的。在《水浒传》中可以看到大量的描写,《金瓶梅》中也可以看到大量的描写,描写交椅的地位。比如《水浒传》排座次、开会,把交椅都要摆好。《金瓶梅》十六回中,李瓶儿为了讨西门庆的好,摆了一桌酒席,书上是这样描写的:“上面独独安了一张交椅”, “独独安了一张交椅”专门让西门庆坐,表示了对西门庆的一个尊重。我在报纸上看过一个广告,广告上面一个公司想聘请一个CEO——首席执行官,然后它用这样的广告词发出邀请,它说“谁来坐这把交椅”,可是不幸的是它不知交椅为何物,它上面摆了一玫瑰椅。玫瑰椅过去是小姐坐的,家里地位很低的人坐的。我想但凡这CEO要知道交椅的功能他也就不去了。所以我觉得在对中国的历史了解的时候,尤其在使用的时候,应该想办法查查专业书,深刻地多了解一点历史知识,才能不使他发生谬误。

交椅的形状有很多很多种,我们刚才看到的圆交椅,是它最基本的形制,是最高等级的形制。另外还有一种比较容易用来休息的,是直背的,看到了吗?有点像躺椅,这种是作为休息用的,我们在古画中都可以看到。再有就是没有扶手的,光有靠背的,也是作为休息用的,等级相对来说比较低。

看到这里,您是不是有些心动,也想收藏一把交椅?但是这里依然充满了诱惑的陷阱。我们究竟该如何小心从事,避免上当呢?还是先从一个真实的收藏故事中来吸取教训吧!广告之后继续讲述。

我有一个朋友跟我很熟,很多年的朋友了,他也不收藏,没事到我这儿聊天,后来呢,头两年突然心血来潮,说人家都问我,跟你那么熟这么不收藏啊?我现在想收藏了。他也懂得收藏的一些知识,简单的说就是理论准备。我说过要做点理论准备,他就做了理论准备了,到我这先做理论准备,他说椅子什么最值钱啊?我说中国的椅子,到目前为止,是交椅最贵,他说那我就收一把交椅吧。说完这话我就没当真,隔了一段时间他真弄了一把交椅给我看,我说你哪弄来的?他说你先甭管我哪弄来的,你先告诉我这东西好不好。我说看以什么要求来看这东西好不好,他说还有什么要求啊?我说我先问你这个东西什么时候的,他说这正是我想问你的啊,这个东西什么时候的?我说你以什么时候买回来的啊,他说这宋朝的啊,我说你这么怎么知道是宋朝的?他跟我聊天中不是知道了交椅最贵重么,他知道交椅的地位了么,我刚才跟大家讲的这一课在跟他差不多聊天中都跟他讲过,他自个儿就奔了山东了,他找《水浒传》的家乡去了。他到了山东菏泽,有个地方叫郓城,他跑那儿去了。跑那儿以后他带着图,按图索骥,给人家看,说哪儿有这椅子。他去之前他问怎么能够有效地买到古董,我教给他了一个知识,我说你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当地找行家,人家领道,你自己俩眼一抹黑你上哪儿买去,他就找了个行家。但我忘说了一句就是,你找到行家以后你不能暴露你的意图。他找到行家以后就说我想买交椅,你带我去。那行家就说,你睡一宿吧,明儿我带你找去。估计他睡那一宿行家就找一把交椅就埋在一地儿了,第二天带他去,跑到乡下去了。进了村有一个老大爷,他走到哪都拿着那张图,就问老大爷我找这椅子,老大爷说我家牲口棚好像有这么一个,扔去多少年了。他就迫不及待地钻到那牲口棚里,如获至宝啊,牲口棚里有这么一交椅。他就把它扛回了北京,花多少钱,我不是不告诉大家,是他没好意思跟我说。扛回来以后,我说你这个东西是个新仿的,他说不可能。我说为什么不可能啊,他说那村里的人都姓宋,宋江的后代。他知道交椅是权力的象征以后呢,他会误认为这个交椅的象征会遗传下去,怎么可能那个村里人姓宋交椅就都是真的吗?他又暴露了意图,人家事先把这个东西搁在那儿了,他就拿回来了。我告诉他这东西一定是新的,他一开始是不承认这一点的,最后我说这个很简单,你看它挺脏的吧,你要是不嫌麻烦,你搁你家卫生间,拿热水,弄点肥皂水刷一刷,它就锃新。然后隔了一个礼拜,他跟我说我们家那个椅子现在特新。刷了一遍,所有的做旧痕迹全下去了,最后他承认这个东西是一个新仿的。这有一个问题,就是当你收藏的时候,理论是很重要的,但是不能死读书,不能按图索骥。尤其在收藏当中,你不能暴露你这个目的去找,那很多人知道你想找什么就一定把这个东西事先准备在那里,这是一个经验教训。

我们通过交椅了解了中国人的起居方式,我们知道了这种起居方式对中国人的影响,知道了我们的文化在这样一个背景中产生怎样一个变化,知道了我们由席地而坐逐渐转为了垂足而坐,我们生活习惯的改变,使我们后一千年的生活都变得非常幸福。

本文节选自《马未都说家具收藏之床前明月》的讲稿

 


版权所有:高密高博铭品家具

高密高博铭品家具

地址:山东省潍坊市高密经济开发区高博木业产业园
电话:
0536-2695757
手机:18753605555

高博铭品家具

高博铭品家具


版权所有:潍坊正垒环保科技有限公司

营业执照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潍坊   SEO标签